• 1
  • 2
  • 3
 

国通快递:“我们每天亏200万,总亏数十亿,停下来就是节约成本”

时间:2019-09-11  访问:

  因为一纸网传的因经营困难、公司严重亏损的“停工放假通知”,国通快递再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3月2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走访了位于上海的国通总部和生产车间。记者在现场看到,国通总部虽然有部分员工仍在办公,但工作人员并不多,很多办公区域大面积处于无人状态。此外,还有很多北京、天津、广东、浙江、江苏、上海、辽宁等各地的网点加盟商来协议退网和退款问题。

  针对网传消息,国通快递3月28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企业正处在转型中,全新的业务,需要全新的团队。因此,网传涉及的个别员工的放假通知,其实是国通快递内部基于新型业务的人事调整策略,而非被动关停的不实之论。

  “并非如外界所说那样,国通已经停业了,我们只是在进行业务上的调整。”国通快递副总裁卢红彬对记者独家回应说。对于总部大楼中退网加盟商所关心的“退款何时到账”等问题,在国通总部大楼,负责业务的国通快递副总裁胡永卫向记者表示,国通会按照合同,最晚在加盟商退网3个月时把钱结算给加盟商。

  总部园区大量仓、车已被出租

  28日下午1点左右,记者来到位于上海九亭镇的国通快递总部。与记者之前所预想的情况略有不同,记者在进入国通园区大门时,门口保安似乎已经习惯陌生人出入的情况,未与记者有过交流,便直接开门让记者进入园区。

  记者看到,园区中并没有大量的工作人员走动,也没有带有“国通”字样的装载车辆来往,只是在个别仓库中看到几个人在搬运货物。当记者问及所在仓库与货物是否为国通所有,多位工作人员给出否定的答案。“这里原本是国通的仓库,现在租给了顺心捷达。”一位在标有“国通快递”字样的仓库中工作的小哥说道。

  而在园区内一间装满货物的仓库中,仓库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园区里的仓库和车子都出租给了个人,我们只是租了他们(国通)的仓,这些货品都不是国通的。”

  在走访完园区仓库后,记者来到国通总部大楼,发现该总部大楼一楼办公室大都已经闲置,办公室中并没有工作人员。同时,不少办公室门上也已经贴上了封条。封条上显示这些办公室是从2019年1月25日被封的。转完一圈,记者只看到财务中心、IT部门、客服部门等少量部门办公室中有几位工作人员,而这些工作人员大都是在聊天和看电影。

  加盟商退网但未退款

  除了工作人员,记者也在大楼大堂与楼道中看到不少看上去一样不安但时不时用不同口音普通话在打电话的人。记者与其中几位交流后了解到,目前该办公楼中大约有一百多人,其中国通工作人员大约二三十人,其余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国通加盟商。

  “我们都是实在没办法了,退网后钱一直没有退给我们,最近又听说国通快要不行了,所以才赶紧聚在一起过来要钱。”一位来自国通的加盟商对记者说。

  据该加盟商透露,包括他在内的数十位来自东北地区的加盟商3月25日就已经来到国通总部要账,总额达数百万元,但至今未能收到退款。

  记者在一间较大的办公室里头看到不少加盟商正围着两三位国通总部工作人员办理退网手续。当记者以加盟商的身份询问工作人员如果今天退网,何时能够收到退款?该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款项需要等所有流程走完后才能退。

  记者通过多处采访了解到,28日国通已经办理近百位加盟商的退网事宜,但直到下午4点,并没有加盟商收到过退款。

  而对于现场的加盟商来说,相比于国通未来的命运,他们更在意总部何时能退款。“我们已经在这边等了几天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只能去寻求政府与社会的帮助了。”上述来自国通的加盟商对记者说。

  对此,胡永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承诺:“国通不会欠加盟商钱,会按照合同,最晚在加盟商退网3个月时把钱结算给加盟商。”

  国通高层称将推转型新项目

  对于近日网传的消息,卢红彬表示消息不实,目前只是因为转型需要,而进行的业务与人员调整,并不存在“停运”一说。

  而对于办公室楼下所发生的一切,胡永卫也没有避讳。在他看来,近几日到总部退网的加盟商相较于国通数千个网点总数来说,只是一小部分,并不会对国通业务造成太大影响,之所以没有很直接地回应外界传言,主要是因为当前正处于国通转型阶段,转型成果未到合适的公布时间。

  事实上,近几年,随着快递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逐渐被头部企业占据,二三线快递企业生存空间在逐步缩小。为了突围,不少快递企业在去年也纷纷公布自己的转型计划。国通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且在2018年就有了转型的想法。记者在国通总部大堂门口正前方的墙上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2018国通快递重新起航了!”

  “我们也从前期的亏损总结出来,现在行业的发展,加上通达系的规模化,国通想跟这些企业或者是电商巨头竞争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决定放弃之前的业务,转型重新开始。”胡永卫说。

  据胡永卫介绍,国通目前转型的方面主要有四个:一是从源头出发,与大B端的项目客户合作,目前已经在广东省开始试点;二是在快运业务上用价格体系设置产品定位,通过首重派费的设置卡住薄利但成本过高的产品;三是将业务重点转向仓配,即城市配送,目前公司已经与几家大的电商平台进行洽谈对接;四则是打造最后一百米社区,胡永卫表示,末端一百米的配送、管控都是公司接下来的重点业务,预计2~3个月以后会有产品进入测试阶段。

  当记者问及为何转型开拓新业务需要停下旧有的业务时,胡永卫表示主要是因为成本问题。“我们每天亏损200万元,总共亏损数十亿元,停下来就是节约成本。”胡永卫说。

  深度融合大股东成最后出路?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国通快递第一次面临经营危机。自诞生以来,国通的发展之路就可谓坎坷,多次面临欠债、高管换血危机,而这次显得尤为棘手。

  快递专家赵小敏表示,他对于国通的判断一直没有变,就是国通快递要与其股东红楼集团旗下的产业尤其是兰州民百的优质资产进行对接,从商贸业务切入,在局部领域打造竞争力。

  公开资料显示,红楼集团是一家集零售百货、专业市场、精品旅游以及电子商务等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2012年,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强势接盘几经易主、债务缠身的CCES(上海希伊艾斯快递有限公司),更名国通快递,借着红楼集团的优势,国通一直拥有着通达系等快递公司曾相对欠缺的百货、商贸资源,却在后续战略布局中白白贻误战机。

  赵小敏坦言,国通早在两年前就应该和大股东上市公司的商贸产业深度融合,耽误了两年,现在再做这个业务国通的优势已经不够明显了,并且商贸零售领域的空间也正在缩小。

版权所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佛山分所) 粤ICP备10060629号 法律声明 | 您是本站的第2696480位访客
>>